混沌天成大涨20倍神奇历程:3.98万成交额 撬动市值激增254亿
2月22日午后,混沌天成卖单、买单价格分别为27元和12元,买卖双方僵持,没有成交。
2022-02-23 08:46:50
来源:和讯网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2月22日午后,混沌天成卖单、买单价格分别为27元和12元,买卖双方僵持,没有成交。

该公司为期货大佬葛卫东旗下的期货公司,于2017年3月在新三板挂牌交易。

自挂牌以来,混沌天成多数交易日无成交,股价走势亦毫无波澜,但进入2022年后,公司股价开始连续上涨,从1月6日的1.67元最高上涨至2月17日的35.5元。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区间最大涨幅超过20倍,总市值相应从13.53亿元一度膨胀至267.3亿元。

而撬动250亿增量市值的资金,却只有不足4万元的成交额。

自2022年初至2月18日,该公司合计成交只有3.98万元,其间多个交易日成交额只有3000元,2万元的成交额已为近期“天量”。

需要指出的是,混沌天成超过250亿元的市值,已经超过沪、深上市的南华期货和瑞达期货(002961),仅次于上市不久的行业龙头永安期货。

在公司股价暴涨并引发市场关注后,公司股价开启了“价值回归”。

偶发的必然事件

一般来说,评级靠前的期货公司收入、利润规模不会太差,就比如近几年始终占据头部位置的永安期货、中信期货。

而就2021年的分类评级结果来看,评级为“BBB级”的混沌天成大概处于中游位置,往上还有“AA级”和“A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显示出期货公司行业地位的。

“期货公司不比其他金融同业,很多期货公司控股背景比较复杂,有券商、有银行、有现货企业,也有私募和自然人。”郑州一位期货公司营业部经理介绍称。

在他看来,混沌投资早前收购广东鸿海期货(混沌天成前身)时,可能是出于服务集团投资的角度出发,但是在后续经营过程中需要面临着盈利能力弱、监管压力等问题,还要在人力成本等日常运营方面追加投入,投资期货公司的“性价比”并不算高。

但就是这家公司,今年股价却远远跑赢了其他同业公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年初至2月18日,混沌天成累计涨幅为1876%,同期A股上市的南华期货、瑞达期货、永安期货分别下跌5%、14.49%和29.69%,当期只有港股上市的鲁证期货取得了23.8%的上涨。

在此之前,混沌天成长达一年多时间股价保持不变,其最近的一次交易记录需要追溯到2019年9月9日。

股价明显异动后,公告发布频率很低的混沌天成,今年两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公告称,经向公司控股股东等方核实,“不存在可能或已经对本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媒体报道或市场传闻,不涉及热点概念事项;近期公司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

而在2021年底,混沌天成总经理黄璐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主板上市一直是其追寻的目标,今后会不断规范公司的经营,为上主板做准备。

不过,近期引发业内关注的却是港股上市的弘业期货,该公司已恢复A股发行审查。

如果说混沌天成的上涨,存在一定偶然性,那么不足4万元成交额所引发的市值大涨则是必然。

关键就在于三板市场的流动性尚待提升。现在的情况是,只需要很少的成交量便足以使股价大幅波动,比如2月16日,混沌天成总成交额4000元,当天股价上涨100%。

永安期货在三板挂牌期间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只是其作为行业龙头,收入、利润规模体量更大,市场关注度更高,成交额绝对值、股价走势的连续性上要明显好于混沌天成。

在三板市场现有的流动性水平下,类似事件仍然有可能继续出现。

纸上富贵迅速回归

混沌天成市值的上涨,最大的受益方就是实控人葛卫东。

截至最新定期报告发布日,上海混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混沌天成87.72%的股份,而葛卫东又持有混沌投资集团83.23%的股权。此外,葛卫东个人还直接持有混沌天成1.85%的股份。

相当于,上述混沌天成254亿元的市值增量中,至少对葛卫东个人财富带来了200亿元以上的提升。要知道胡润百富榜2021年统计的葛卫东个人财富总计为225亿元,其财富增长十分可观。

只是,混沌天成股价的上涨,并不具备可持续性和参考性,最终不过是“纸上富贵”。

在混沌天成总市值达到267亿元时,先于A股上市的南华期货、瑞达期货总市值尚不过78.7亿元和93.8亿元。港股上市弘业期货、鲁证期货市值更低,分别只有8亿港元左右。

核心原因,在于期货公司盈利模式相对单一,业绩增长缺乏想象空间,二级市场自然难以给予更高的估值溢价。

对比公司体量,混沌天成又显然低于上述同业公司。

仅以A股同业公司为例,2021年上半年,南华期货营收、净利润分别为42.43亿元和8648万元,同期混沌天成收入7亿元出头,净利润亏损717万元。

行业地位、公司规模低于同行,公司市值却大幅领先。可见,不是南华期货被低估,就是混沌天成被高估。而就市场选择的结果来看,显然是后者。

2月22日尾盘,前述27元的卖单、12元的买单僵持之后,最终以买方的胜利告终。虽然当日成交额仅有1200元,但是再次将混沌天成的股价从前几天的33元拉回到了12元。

需要指出的是,期货公司这类标的只有头部公司经营情况较为稳定,业务规模、盈利能力可以与国内期货市场规模保持同步增长。

相比之下,中小型期货公司由于所处行业地位、服务能力和所掌握资源处于劣势,加之创新业务集中在头部公司、传统经纪业务竞争激烈的限制,这类期货公司经营情况并不理想。

即便个别年份利润增加,也可能是由于特定时间节点下,某个期货品种因行情剧烈波动交易量增加所致,并不具备可持续性。

在上述行业现状下,资本市场对于期货公司的认可度一般。仅从企业经营层面来讲,也只有永安期货等头部公司近几年增长趋势相对确定。

业内人士认为,混沌天成的此番异动,本质上不过是一次市场流动性不足引发的偶发性事件,股价偏离基本面后亦会迅速回归。

(作者:董鹏 编辑:朱益民)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