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13板!谁在导演妖股京城股份的飙涨“戏码”?
20个交易日,13个涨停板,股价翻了2倍多,京城股份(600860)(600860.SH)近日因“严重异常波动”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重点监控。
2021-12-20 09:04:17
来源:和讯网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微信号

作 者丨韩迅

编 辑丨巫燕玲

图 源丨视觉中国(000681)

20个交易日,13个涨停板,股价翻了2倍多,京城股份(600860)(600860.SH)近日因“严重异常波动”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重点监控。

12月18日,京城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向公司管理层及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京城机电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京城机电”)核实,截至本公告日,除已披露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事项外,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京城机电均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同时,京城股份再次表示,“公司主营业务为气体储运装备制造,不涉及氢能源电池行业,且公司储氢瓶等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相比公司其他主营产品占比较小,对公司业绩贡献度有限。”

而在此之前,市场一度传言,京城股份是“氢能源细分领域龙头”,如今真相大白,缘何京城股份依旧会连续涨停呢?

13涨停背后的资金推手

Wind数据显示,11月19日-12月17日,京城股份的股价从6.44元一直涨到23.80元,涨幅达到269.57%。

究竟是谁买卖京城股份呢?第一个涨停出现在11月19日上午的9点54分,也就是开盘24分钟之后,在大量买盘的簇拥下,京城股份以涨停板报收7.08元。

此后两个交易日,即11月22日、23日,京城股份依旧继续涨停。

上交所披露的交易数据显示,11月19日-23日,买卖第一席位均为长江证券(000783)上海东明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为3022.39万元,而卖出金额为2147.80万元;其次,买入第二席位来自华泰证券(601688)总部,金额为1245.68万元;买入第三席位来自国泰君安证券昆明人民中路营业部,达到1065.7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著名的“游资集中地”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与东方财富(300059)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分别位列京城股份11月19日至23日的买入第四、第五席位。

11月24日,京城股份以上涨2.68%报收8.80元。盘后数据显示,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与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成为当天买入前两个席位,而此前的华泰证券总部、长江证券上海东明路营业部成为当天卖出的前两名;同时,沪股通专用席位买入604.79万元,但是卖出581.97万元。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还以卖出574.05万元,成为京城股份当天卖出的第五席位。

此后,京城股份又进入一个调整阶段,直到12月1日重新开始启动,从这一天开始到12月9日连续7个涨停板,股价升至17.28元。

上交所的交易数据显示,12月1日-3日,国泰君安证券南京太平南路营业部、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华西证券上海杨树浦路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福山路营业部和沪股通专用成为京城股份的买入前五大席位,而沪股通专用同时也是卖出第一大席位,中金公司上海分公司、华泰证券上海福山路营业部、机构专用席位和广发证券(000776)郑州农业路营业部分别位列第二至第五大卖出席位。

12月6日-7日,京城股份的前一大买入席位又变成了华泰证券总部,而卖出第一大席位变成了前几天买入第一席位的国泰君安证券南京太平南路营业部。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再次成为京城股份买入第三大席位。

12月8日-10日,京城股份买入前五大席位变成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沪股通专用、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华泰证券总部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而卖出前五大席位分别是华泰证券总部、华宝证券北京建外大街营业部、恒泰证券上海九江路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和光大证券(601788)深圳金田路营业部。

12月14日,沪股通专用成为京城股份的买入第一大席位,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分列买入第三和第四大席位;同时,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又是当日的卖出第一席位,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一营业部成为卖出第三、第四大席位。

12月16日-17日,京城股份的股价已经涨至23.80元,这两日的买入第一席位与卖出第一席位均变成了沪股通专用,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分别成额外买入第三、第四和第五大席位,同时,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又分别成为当日的卖出第三、第五大席位。

由此可见,11月19日-12月17日期间,长江证券上海东明路营业部“领导”了京城股份第一波涨停潮,此后华泰证券总部成为“接力者”,再往后,东方财富证券在拉萨的4家营业部,加上沪股通专用席位的轮番买卖成为了京城股份13个涨停背后的主要资金推手,也应该是上交所此次重点监控的席位。

12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京城股份证券部,但其办公电话无人接听。

“氢能”概念真伪

在京城股份的股吧里,投资者激烈地辩论着京城股份这次“史无前例”的暴涨原因,有人说是氢能源概念,有人说并不是。

从消息面来看,京城股份此轮暴涨的诱因就是来自氢能源,即11月18日,国家相关部门发布了 《综合运输服务“十四五”发展规划》  , 明确提出要加快充电换电、加氢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布局和建设。

受此影响,京城股份才开始从11月19日以涨停开启了这一轮的暴涨。

实际上,京城股份与氢能源电池没有啥直接关系。

资料显示,京城股份的前身是北人印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月末,公司名称由“北人印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北京京城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同时证券简称自2014年2月10日起由“北人股份”变更为“京城股份”。

但是,更名并没有能够解决上市公司的盈利问题,京城股份2014年至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是0.21亿元、-2.08亿元、-1.49亿元、0.21亿元、-0.94亿元、-1.30亿元和1.56亿元。

而实际上,该公司从2014年至2020年归母的“扣非”净利润一直是亏损的,分别是-1.57亿元、-2.16亿元、-1.65亿元、-0.61亿元、-1.10亿元、-1.35亿元和-1.28亿元。

也就是说,在京城股份此轮暴涨的背后,是其连续7年亏损的归母“扣非”净利润。

京城股份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要产品有“车用液化天然气(LNG)气瓶,车用压缩天然气(CNG)气瓶,钢质无缝气瓶,钢质焊接气瓶,焊接绝热气瓶,碳纤维全缠绕复合气瓶,板冲式无石棉填料乙炔瓶ISO罐式集装箱,氢燃料电池用铝内胆碳纤维全缠绕复合气瓶以及低温储罐、LNG加气站设备等。”

唯一能和氢燃料电池“沾上”一点边的就是氢燃料电池用铝内胆碳纤维全缠绕复合气瓶,但京城股份2020年年报没有披露其“储氢气瓶”的具体营业收入,或许这可以说明,这块的业务量并不大。

“说白了,就是储氢气瓶。”某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根本看不出来,储氢气瓶对京城股份的业绩贡献,“如果真的如网上吹得那样,它是‘氢能源细分领域龙头’,为何最能看到业绩增长的储氢气瓶却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呢?”

从本次股价暴涨的来看,京城股份合计披露了5份“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2份“股票交易风险提示性公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京城股份直到12月10日披露的第二份“股票交易风险提示性公告”中才说明,“公司主营业务为气体储运装备制造, 不涉及氢能源电池行业且公司储氢瓶等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相比公司其他主营产品占比较小,对公司业绩贡献度有限。”

但是,无论真假,京城股份的市值已经从31亿涨到了115亿,疯狂的暴涨根本不惧怕监管机构的关注。

实际上,自2016年9月以来,券商再也没有出过有关于京城股份的研究报告。

京城股份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3亿元,同比增长4.53% ;归母净利润-701.13万元,归母“扣非”净利润为-1577.11万元。其中,京城股份今年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569.8万元、归母“扣非”净利润为-650.04万元 。从基本面来看,京城股份今年第三季度业绩比上半年要恶化,2021年能否扭亏为盈尚是未知数。

或许正如上述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而言,在这场游资主导的京城股份暴涨中,散户获利的概率远不如面临风险的概率大,“毕竟,你很难赚到认知以外的钱。”

本期编辑 刘雪莹 实习生 林曦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