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破30万辆,“蔚小理”产能竞赛骤起
“蔚小理”接连扩产的背后,是造车新势力们为销量铺路的缩影。
2021-10-18 09:39:14
来源:和讯网  
作者:北京商报网

造车如闯关,“新造车”亦如此。闯过月销万辆基准线,扩产能便成为下一关。北京现代一工厂“接盘侠”近日正式官宣,与此前猜测一致,顺通路18号迎来理想汽车北京制造基地。而就在理想汽车北京工厂奠基前一天,蔚来汽车宣布江淮蔚来合肥制造基地生产线完成阶段性升级,年产能达12万辆。小鹏汽车则早在今年7月开建武汉工厂,再次扩张产能。

“蔚小理”接连扩产的背后,是造车新势力们为销量铺路的缩影。目前,新能源汽车已成国内车市新增长点,各家造车新势力意识到“兵马未到粮草先行”的重要性。同时,也反映出造车新玩家解答盈利考题的急迫心理。

相继扩产博弈产能

北京顺义微信公众号的一条“理想汽车北京绿色智能工厂落户顺义”的消息,让发酵多时的“北京现代一工厂谁接盘”的猜测尘埃落定。该消息显示,理想汽车北京工厂将利用北京现代一工厂改造升级。今年5月底,有消息称,停摆2年的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将被理想汽车接手,其全球旗舰工厂将落户顺义区。尽管北京现代与理想汽车均讳莫如深,但随着理想汽车开始在北京急聘“工厂长-(北京)制造基地”,理想汽车工厂落户顺义只差官宣。

作为现代汽车在华最早建立的工厂,北京现代一工厂于2002年投入运营,年产能约为30万辆,曾生产索纳塔、途胜、雅绅特、名驭、瑞纳、伊兰特等车型。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工厂总投资为60亿元,占地面积786亩,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预计2023年9月建成投产。投产后,一期将实现年产10万辆纯电动汽车产能。”

事实上,这已不是理想汽车首次扩产。目前,理想汽车只拥有一座常州工厂,年产能为10万辆。财报显示,理想汽车常州工厂正在改扩建,2022年新车间生产线完工后,年产能将提升至20万辆。如果未来产能30万辆的北京现代一工厂改造完毕,加之常州工厂的20万辆产能,理想汽车总产能规模将达50万辆/年。

相比理想汽车提速扩产,老对手蔚来汽车与小鹏汽车早已在产能上抢跑。理想汽车北京工厂动工前一天,蔚来汽车宣布,江淮蔚来合肥基地生产线完成阶段性升级,此次产线整体升级将于2022年上半年全部完成。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工厂年产能为12万辆,整体升级完成后将达24万辆/年,通过加班或增加班次等方式可将年产能升至30万辆。

除对现有工厂产能升级,今年4月蔚来汽车和安徽合肥共同规划的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也已正式开工。资料显示,新桥智能电动车产业园总面积达16950亩,园区先期投入500亿元,规划整车产能为100万辆/年,电池产能100GWh/年。不同于蔚来汽车的代工模式,去年首家自建工厂投产后,小鹏汽车位于广州的第二工厂便破土动工,预计2022年底建成投产,规划年产能为10万辆;今年7月,小鹏汽车武汉工厂启动,规划年产能10万辆;今年8月,小鹏汽车肇庆工厂二期项目将通过增资扩产、提质增效等方式进行建设,二期建设规划年产能为10万辆。按照目前的规划,3座自建工厂扩产全部完毕后,小鹏汽车年产能有望达40万辆。

绕不开的盈利考题

数据显示,目前“蔚小理”三位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的年产能规划均突破30万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蔚小理”接连扩产,是为了提前“备粮”,这也是所有造车新势力企业未来发展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产能博弈背后则是交付量的博弈。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特斯拉曾因Model 3车型热销但工厂产能不足问题将所有新订单延后半年交付,间接影响到特斯拉的全球交付量。为此,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先后在中国上海和德国柏林建厂,补齐产能短板。去年12月,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曾表示,“春节前的产能远跟不上需求”。

尽管与特斯拉的交付量仍存差距,但今年“蔚小理”的销量已进入高增长期。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蔚来汽车交付量达6.6万辆,小鹏汽车交付量为5.6万辆,理想汽车交付量为5.5万辆。不难看出,“蔚小理”的销量争夺已近“白热乎”,为避免产能掣肘,扩产成为关键。

除销量外,“蔚小理”也在加速产品布局。按照规划,蔚来ET7将于今年底量产,明年还将推出3款车型。小鹏汽车则计划在2022年推出全新SUV车型。虽然目前仅有一款车型,但理想汽车也已给出近两年的产品规划:2022年理想汽车将会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产品——全尺寸豪华增程式电动SUV,并于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两款SUV。自2023年起,理想汽车每年将会至少推出两款采用高压纯电动技术的车型。值得注意的是,新车型能否如期交付成为对“蔚小理”的考验,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理想汽车北京工厂2023年正式投产,届时也是理想汽车搭建新产品阵容的节点。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在产能、销量、产品上的博弈,最终都是为了解答盈利考题。由于造车新势力前期研发、工厂建设、商业模式等方面需投入大量资金,而造车作为周期长、重资产行业,造车新势力们仍未能迈过盈利门槛。

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理想汽车净亏损为2.35亿元,蔚来汽车净亏损为5.87亿元,小鹏汽车净亏损为11.9亿元,三家车企依旧在亏损线上徘徊。这意味着,“蔚小理”仍需要融资“输血”维持现金流。业内人士表示,汽车制造业需要规模化生产和销量以降低成本形成盈利循环。在毛利率转正后,国内造车新势力谁能先达成规模化生产便有望尽早盈利。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刘晓梦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