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期货跌停背后:监管多措并举遏制投机炒作 贸易商不再“囤货待涨”
2月15日,铁矿石期货遭遇跌停。
2022-02-16 08:19:46
来源:和讯网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2月15日,铁矿石期货遭遇跌停。

截至当天收盘,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报收699元/吨,跌幅达到9.98%,创下1月6日以来最低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背后,是近期监管部门积极采取措施遏制铁矿石投机炒作行为,令大量投机资本迅速离场。

针对近期铁矿石价格异常波动等情况,2月15日据市场监管总局网站消息,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证监会期货部联合召开会议,详细了解铁矿石贸易企业港口库存变化及参与铁矿石期现货交易等情况,提醒告诫相关企业不得编造发布虚假价格信息,不得恶意炒作、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号召相关国有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助力政府保供稳价。

一位期货公司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举对遏制铁矿石价格投机炒作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2月15日早盘起,大量游资与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迅速削减大量铁矿石期货投机性多头头寸,导致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下跌触及跌停。

一位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面对监管部门持续采取措施遏制铁矿石投机炒作潮,他们已决定将铁矿石剔除在大宗商品CTA策略之外。

“目前,我们内部量化投资模型显示,继续投资铁矿石期货,将面临50%的本金亏损情况,却只能博取20%的买涨收益,显然这个收益风险比实在太低。”他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随着众多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纷纷离场,铁矿石的投机买涨潮正以更快速度“降温”,令铁矿石期货价格正迅速回归合理价格。

供应宽裕不支持“离奇”上涨

在多位期货分析师看来,去年11月以来铁矿石价格骤然上涨,多少显得“不合情理”。

具体而言,一方面是去年底以来,不少钢铁企业设备检修减产,令铁矿石需求有所回落,另一方面铁矿石供应持续充裕。我的钢铁网(Mysteel)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1月12日以来,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一直保持在1.5亿吨的历史高位,截至今年2月13日当周,全国45个港口进口铁矿石总库存约为1.59亿吨,环比增加163.64万吨。

“显然,供需基本面并不支撑铁矿石期货价格在过去3个月上涨逾60%。”上述期货公司分析师告诉记者。但铁矿石之所以无视“供应充足”而持续大涨,主要是受到投机资本的轮番炒作。

记者多方了解到,去年5-11月期间,铁矿石期货价格从1358元/吨回落至最低509.5元/吨,令不少游资看到抄底买涨的获利机会。去年11月初起,大量游资开始进入铁矿石期货市场,一边积极买涨推高铁矿石期货价格,一边在市场散发诸多不实信息“助推”市场投机买涨氛围。

上述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12月起他们开始加仓布局铁矿石期货CTA量化投资策略,主要策略是通过量化模型买涨铁矿石期货获利。

“就供需基本面而言,我们未必认为铁矿石此次上涨具有合理性,但铁矿石期货价格不断上涨给CTA量化策略贡献至少2.5个百分点超额收益,令我们有点爱不释手。”他直言。但鉴于监管部门持续加码遏制铁矿石投机炒作行为,上周起他们毅然决定快速缩减铁矿石期货CTA策略投资规模。

1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表示,当前铁矿石市场供需总体稳定,国内库存处于多年高位,近期价格过快上涨,存在炒作成分,将加强监管,严厉打击散布虚假信息、哄抬价格、恶意炒作等违法违规行为。

2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与市场监管总局开始联合约谈有关铁矿石资讯企业,提醒告诫相关企业发布市场和价格信息前必须认真核实、做到准确无误,不得编造发布虚假价格信息,不得哄抬价格。

2月1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消息,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开展铁矿石市场联合监管调研,重点了解近期铁矿石库存变化及有关企业参与铁矿石期现货交易情况,听取有关方面对加强期现货市场联动监管,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恶意炒作的意见建议。

“一系列监管措施让我们意识到,铁矿石期货价格将迅速回归到合理价格,此前因投机炒作所形成的价格虚高幅度将被迅速抹平。”这位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本周以来,他们不但结清所有铁矿石期货买涨头寸,还重新调整大宗商品CTA量化投资模型,将铁矿石期货品种剔除在外。

多位期货公司分析师透露,随着铁矿石期货连跌三天,目前市场投机氛围已大幅度降温,除了众多大宗商品CTA私募基金陆续离场,此前积极参与投机买涨铁矿石期货的游资也纷纷平仓多头。

铁矿石贸易商不再“囤货待涨”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监管部门采取多项措施遏制铁矿石投机炒作行为,部分铁矿石贸易商也不再押注“囤货待涨”策略。

一位钢铁企业原材料采购部主管向记者透露,尽管铁矿石港口库存居高不下,但部分贸易商看到过去三个月铁矿石离奇大涨,纷纷采取惜售措施,理由是一旦钢铁生产旺季来临,他们完全可以卖出“高价”。

“甚至部分铁矿石贸易商将铁矿石库存质押给银行获取资金,转而在境内外铁矿石期货市场买涨期货价格提高铁矿石价格。”他告诉记者。其中个别铁矿石贸易商在新加坡铁矿石指数期货市场建立庞大的多头头寸,希望通过抬高外盘价格,带动境内铁矿石期货跟进大涨,从而实现更高的囤货待涨利润。

“对于这类囤货待涨行为,我们也有相应的应对策略。”这位钢铁企业原材料采购部主管透露。一方面他们通过寻找新的贸易商以合适价格采购,完全能解决当前的铁矿石需求;另一方面他们也向众多贸易商建议引入基差交易作为铁矿石交易定价基准,有效规避铁矿石价格投机炒作所带来的采购成本抬高风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2月以来相关部门持续采取措施遏制铁矿石投机炒作行为,越来越多铁矿石贸易商开始主动接洽下游钢铁企业寻求“出货”,不再坚持“囤货待涨”策略。此外他们在境内外铁矿石期货市场纷纷削减多头头寸离场避险。

一位铁矿石贸易商向记者直言,面对过去3个月铁矿石期货价格从509.5元/吨快速上涨至849.5元/吨,部分贸易商也认为这背后存在较大的投机炒作氛围,他们也不认为这种价格虚高状况会持续很久。随着相关部门积极采取措施遏制市场投机炒作行为,他们也开始转而快速逢高出货“锁定”贸易收益,甚至有些贸易商为了出售手里的庞大铁矿石库存,不再坚持取基准价+浮动价的定价策略,而是同意引入基准交易作为交割价格。

在他看来,贸易商不再囤货待涨的另一个原因,是美联储激进加息或导致他们采购铁矿石的信用证融资成本随之上涨,迫使他们只能快速出货以偿还信用证融资额,否则融资成本上涨将吞噬他们不少贸易利润,导致他们囤货待涨策略“功亏一篑”。

(作者:陈植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