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NFT频现 普通玩家能拿到暴富剧本吗?
进入2022年,玩家、藏家们对NFT的交易热情依旧只增不减。
2022-02-21 08:21:06
来源:和讯网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年,从Beeple加密艺术作品拍出近7000万美元天价令NFT火爆出圈开始,NFT的火热行情一直在延续。据第三方数据机构 nonfungible 统计,2021年NFT交易规模达到140亿美元,规模高达疫情前2019年全球艺术品拍卖总额105.7亿美元的1.3倍。

进入2022年,玩家、藏家们对NFT的交易热情依旧只增不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Dune Analytics获得的数据显示,2022年1月OpenSea市场以49.55亿美元的单月交易额创下历史新高。2月,市场交易热情还在持续,2月1日单日交易额达2.48亿美元,再次创下新高。

交易火爆的背后是各方的积极参与,国内大厂和名人的踊跃入局可以视作一个风向标。2021年以来,自蚂蚁集团第一个吃螃蟹限量发行了“NFT”版付款码皮肤,紧接着腾讯、网易、京东、百度、B站、抖音等一众大厂纷纷跟进加码。

名人明星也纷纷试水,2022年1月18日,在周杰伦生日当天,其与好友联合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总价超过6200万元。1月29日,周杰伦又宣布将以NFT形式拍卖自己从未公开的经典歌曲Demo音乐数字藏品。名人效应带动NFT进一步出圈,不少“圈内人”对记者表示十分乐意见到周杰伦等明星的积极参与,有望进一步扩大NFT市场。

但NFT所呈现出的金融属性也同时意味着风险,行情的暴涨令无数投资者感到心动,但真正获得持续收益者恐怕仍属少数。

2月12日,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冰墩墩NFT数字盲盒在nWayPlay平台正式发售,官方定价99美元,一经发售迅速被抢空,其官方发售价也随之上涨。截至2月18日,官方售价已达349美元,翻了三倍有余。相较官方定价,全球二级市场的涨跌幅更为惊人。二级市场一度有人挂出9999美元的售价,不少媒体报道涨幅达千倍。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在实际成交中远没有这么夸张,其二级市场确实短期内较火爆,成交价格最高一度达到近2000美元,但最新价格已经降至约700美元,行情波动明显。

一位购买者告诉记者,其以99美元抢购到一手NFT后两天就以约15倍的价格售出,但对高位接盘者而言后续行情能否回升还是未知之数。

火爆的市场、层出不穷的新项目与新玩法、跌宕的行情、潜藏的风险……对NFT这个新事物而言,其参与者面临的诱惑与困惑都有太多。

“天价”NFT再现

Beeple的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拍出6935万美元天价后,不少圈内人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已经是很难复制的小概率事件。仅仅时隔数月,这一纪录就被打破。

2021年12月,知名NFT艺术家Pak在NFT平台 Nifty Gateway上进行了一场拍卖,这个题为“Merge”的NFT项目最终被28983位收藏家共计花费9181万美元购买。“Merge”也成为了NFT史上最贵的作品,位列在世艺术家成交金额的第三位。

不同于上一次佳士得对Beeple作品的“一锤子买卖”,“Merge”的拍卖机制和项目本身都更加复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传统的拍卖拍品通常为一件或一组作品,买家通常也只有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而“Merge”的拍卖是一次无限量的发售。

在12月2日至12月4日这个时间窗口内,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任何数量的mess(其发行的代币名称),mess在形象上是一个个小球,而正如这个作品的名称“Merge”——吞并,虽然你可以买入无限量的mess,但每个钱包地址只能拥有一个球,如果你买入两个或多个mess,它们就会合并为一球,并随之发生体积、颜色等变化。

有人将“Merge”形容为一片黑暗森林,在这里你要么被吃,要么吃掉别人,而Pak的这件作品也随着藏家在二级市场不断的交易不断变换着形态。

一位NFT交易者刘峰(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人对NFT的理解可能还停留在数字头像的层面或者是一段视频,这确实是目前市场上从交易量来看的主流,但绝非全部。NFT可以有很多创新性玩法,比如“Merge”,体现的就是编写在智能合约上的一种交互艺术,随着写定的合约不断触发变化,谁也不知道最终的形态和结果,哪怕那3万多个球合成了一个,也不一定是作品的终点,或许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停止的动态变化过程。这也是Pak虽然十分具有争议但依然拥有大量簇拥者的原因,与其称之为艺术家,他更像是一位真正理解NFT的天才设计师。

刘峰还进一步指出,不同于传统拍卖行将艺术品收藏与名流财富划上等号,NFT的拍卖可以很亲民,“Merge”就是在Nifty Gateway网站上进行,你可以使用银行卡或者以太坊,很容易和高效地就可以拍下自己想要的拍品。这个层面来看,NFT之所以短时间内爆火,与其大众性有很大关联。

而Merge之后,2022年2月10日,Pak的最新NFT系列作品Censored中的1/1作品Clock最终拍出16593个以太坊(约5300万美元)的“天价”。而这件作品的呈现是一个计时器,计算着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监狱中度过的天数,图像会随着时间的智能合约数据而进行变化。

刘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不知道下一个天价NFT何时出现,会不会超越“Merge”,又会是怎样颠覆性的形式和创意?但短短一年内频频出现被市场追捧的天价NFT,可以证明这个市场目前仍足够火热。

NFT与越来越卷的白名单制度

动辄暴涨数十倍乃至百倍的NFT无疑在诱惑着越来越多投资者试图入局分一杯羹。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个年轻的新鲜事物已经呈现越来越严重的“内卷”,甚至在2021年3季度开始逐步出现了白名单制度,普通玩家想在这场“游戏”中获益将越发困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部分白名单资质获取攻略帖中,教授者直言“白名单模式本质是专业人士降维收割散户的过程,我们必须掌握这项技能”。那何为白名单模式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比早期的NFT,当下NFT项目逐步走向成熟和专业,对于限量发行的NFT来说,想要通过公售获得的难度和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已然有了质的飞跃。因为以太坊的机制问题,一旦流量过大出现区块链堵塞,交易费用(gas fee)将会数倍增长。

刘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数量稀缺,用户为了争抢铸币,不断加码交易费,很容易出现交易费比NFT的实际铸币价格高出数倍的情况。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很多NFT项目采用了白名单方式,将铸造分段,通过限制每个钱包的NFT数量以及何时可以铸造代币来减少堵塞,从而避免交易价格突然飙升。

那么什么样的用户可以获得白名单资质?据记者了解,白名单制度本身也是一种社区鼓励机制,很多项目方抽取白名单时会设置一些社区活跃度、贡献度、引流等方面的条件,一旦获得白名单资质,用户就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进行铸币,相较普通用户优势明显。

以X Rabbits Club(冷兔)项目为例,其预售价格为0.0502ETH,每个预售资格可以铸造两枚NFT,而其预售结束地板价已经达到了1.5ETH左右,这意味着白名单的持有者能够轻松赚到至少3ETH,而不能拿到白名单的普通用户需要支付的成本需要翻数倍。

Chainalysis的研究报告指出,一小部分参与者获得了大部分收益。数据显示,进入白名单的用户出售他们新铸造的NFT,获得利润回报的概率为75.7%,而没有进入白名单的用户只有20.8%的概率可以获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2021年下半年,白名单制度出现早期,率先掌握玩法的投资者和机构确实获利颇丰。但随着越来越多投资者乃至专业机构积极参与社区试图获得白名单,获得白名单资质越来越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在外网目前较火的Discord APP上,曾经有数千人的NFT社区已经算是活跃,但如今的新项目动辄有数万乃至数十万用户,如今想要获得白名单难度可谓指数级增长。

刘峰告诉记者,现在还出现了专门获得白名单的产业链,网上有很多“工作室”雇佣大学生聊天拉人头、雇佣画手作画、写程序刷活跃度等,甚至为了获取流量眼球有不少低俗的行为出现。这些专业机构的加入令普通投资人想要获得入场券更难,很多普通投资人已经表示要退出这个赛道。更为严重的是,即便能获得白名单,也并不意味着赚钱。

NFTScan 数据显示,一周内以太坊链上就能涌现超过84万个NFT。但其中大量项目出现破发。有投资者指出,其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拿到的数个NFT,90%都破发了,这意味着买到就被套。更不用提以更高价格在二级市场购买的投资者,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近期不少热门项目价格出现波动,以冷兔为例,其公售后地板价很快突破1ETH,一度达到1.5ETH左右,但在盲盒开启后,其价格逐渐下跌,近期地板价已不足0.2ETH。这意味中途高位上车的投资人要等待价格上涨近8倍才能回本。

欺诈、监管与交易风险

无疑,尽管NFT自诞生以来一直面临争议,至今依旧被市场和资本追捧。但市场的火热之下,种种风险依旧不能忽视。

NFT资深参与者许志宏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OpenSea参与交易NFT的风险,比在交易所投资比特币甚至买一个meme币的风险都要大100倍。因为比特币有一个完美的场景——可以在交易所进行连续竞价交易,但是NFT至今没有,所以风险变得巨大。

“如果你明白是在消费NFT,那问题不大。但如果你的目的是投资,那么可能大部分都会亏钱。”许志宏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NFT所面临的欺诈、交易、监管等方面的风险一直存在,已被越来越多参与方关注。

区块链分析平台 Chainalysis 近期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已在新兴NFT市场发现了清洗交易(wash trading)和洗钱活动的“重要”证据。

据悉,其所谓清洗交易是一种市场操纵形式,通过此手法,一名投资者同时买卖同一资产,在市场上制造虚假和误导性的活动。一名NFT持有者可以将自己的NFT“出售”给他们控制的另一个钱包,使NFT“升值”。

Chainalysis 通过分析NFT销售到“自筹资金(self-financed)”的地址来跟踪清洗交易,经统计发现共有 110个用户从这项活动中获得了近 890万美元的利润。

刘峰对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操纵价格和市场的情况一直在NFT市场中存在,虽然参与者越来越多,但是大资金、有实力的玩家还属于少数,一但项目有人操盘,普通玩家被割韭菜的风险更大,只有操盘者能从中获利。

此外,洗钱风险一直被广泛关注,Chainalysis 在报告中称,通过非法地址发送到市场的资金在2021年第三季度“大幅攀升”,并在2021年第四季度增长至近140万美元。“洗钱对于人们建立对NFT的信任构成了巨大风险,应该由市场、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进行更密切的监控。”

2月18日,银保监会在官网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提示以“元宇宙投资项目”“元宇宙链游”等名目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其中指出,存在不少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的诈骗项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NFT作为元宇宙概念中的重要运用,也存在不少虚假项目,投资人投资前需要谨慎甄别。此外,NFT在国内的合法合规性至今未有定论,不难发现虽然多家头部大厂参与NFT,但几乎甚少宣传,也很少进行大规模投入,多为尝试性创新探索。一位互联网企业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NFT的合法合规性,该企业十分谨慎,一直保持着与监管的积极沟通,未来也将会谨慎开展相关业务。对于监管未来对NFT的态度,该人士也表示并不确定,还要看国内市场的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除了法律、监管等层面的风险,因为NFT是基于智能合约技术,因此也面临着技术层面带来的交易方面的风险,已出现了不少案例。如“Merge”就曾出现技术合约漏洞,出现同一个NFT被卖出两次的情况,一度被OpenSea暂停二级市场交易。

刘峰告诉记者,NFT作为新事物,现在和未来所面临的潜在风险都较多,没有足够知识储备的投资者务必谨慎进入这一领域。

租赁与借贷,NFT的外延有多远?

伴随着NFT的火热,其衍生的市场需求也助推了NFT租赁、借贷等市场的发展。

虽然这种NFT消费模式目前已经有了很庞大的市场,但它完全忽略了另一种可能性,即NFT租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业内已经出现了对未来NFT消费新模式 —— 以租代购的探讨。所谓NFT租赁,即将持有的NFT使用权租出去,其所有权并不发生改变或者是只短期转移到租赁者手中,令其他对这个NFT感兴趣的人可以有机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展示”自己所喜爱的藏品,同时原持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赚取一些被动收入。

这一观点提出后,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这一NFT消费模式有些牵强 ,但依然有不少人认为随着NFT 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租赁NFT可以进一步为持有者和消费者释放价值,数字租赁未来市场可期。

许志宏则认为,NFT租赁市场一定会出现,但他更看好NFT抵押平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2021年12月,加密借贷和交易平台Nexo与三箭资本合作推出了 NFT借贷和艺术融资服务平台“NFT Lending Desk”,这一平台提供由NFT支持的加密信贷。而Nexo是首批允许客户使用某些NFT作为抵押品借入稳定币、ETH和其他加密货币的加密货币借贷方之一。

“今年借贷市场一定会起来(可能叫NFTfi),DeFi(去中心化金融)如此内卷,肯定会溢出到NFT领域的。通过质押、锁仓、fram(一种通过按比例质押获得代币的玩法)一键三连,从而助推今年很多100ETH项目出现。”许志宏称。

据了解,DeFi在过去几年在加密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DeFi Pulse指出,DeFi市场总额已超过430亿美元。业内人士指出,NFT是目前加密领域最令人兴奋的热潮,DeFi则是推动NFT不断拓宽边界的催化剂,两者的结合而诞生的NFT借贷也被视为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下一个爆点。

在这个业务流程中,用户可以在市场上发布想要用作抵押品的NFT,通过抵押获得贷款从而释放资产价值获得流动性,从而使用贷款来探索NFT领域的其他机会。如果贷款人出现拖欠贷款,那明智地选择了抵押品的贷款人就有机会以极低的价格获得被抵押的NFT。

以积极的视角来看,NFT抵押与借贷的出现将提高NFT市场的流动性,为参与者提供资金,还可以在高频度的估值、抵押、交易中让NFT资产的估值更加稳定化。

但一位股份行风控人士告诉记者,从模式上看,NFT抵押与借贷与现实世界的抵押与借贷一样,是一种运用金融杠杆的工具,杠杆的运用可以帮助做大市场,但同样也放大了风险。尤其对NFT这种新兴事物而言,面对其短期内可能出现的剧烈波动,作为押品如何衡量其价值?如何衡量NFT的优劣好坏,是否所有NFT都可以作为押品?以及NFT市场是否存在系统性风险等问题目前都存在疑问。必须提示投资人和试图开展这部分业务的平台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

对此刘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NFT,市场和投资人都处在相对火热的态度中,很多平台方、项目方希望在市场中发掘更多机会,希望尽快拓展NFT的外延,开拓新的业务,助推产业链的延伸。这种出发点本身无可厚非,但这些工具的出现大概率会进一步推高市场泡沫。相较国外市场,国内市场已经提出了所谓的去泡沫化,判断短期内国内如租赁、借贷等NFT衍生业务的发展会更谨慎,步子会慢一点。

(作者:侯潇怡 编辑:周鹏峰)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