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消息频出 美股离跌入熊市还有多远?
过去两周美股的走势如出一辙,东欧地缘政治因素的起伏主导了三大股指日内波动,与此同时投资者还要评估箭在弦上的美联储加息对市场的影响。
2022-02-21 08:18:17
来源:和讯网  
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樊志菁

过去两周美股的走势如出一辙,东欧地缘政治因素的起伏主导了三大股指日内波动,与此同时投资者还要评估箭在弦上的美联储加息对市场的影响。未来一周,两大风险因子将继续成为焦点,新一轮跌势导致的技术面风险也可能加剧市场波动的压力。

 美联储权衡政策力度

 在美联储1月释放加息信号后,外界开始关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内部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讨论进程。从最新公布的会议纪要看,物价问题继续成为最大热点。纪要称,通胀上升的持续时间比预期更久,反映了与疫情和经济重新开放相关的供需失衡,且风险向上倾斜。

 在议息会议召开后,美国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继续刷新40年高位7.5%,再加上强劲的就业报告和零售销售数据,市场开始评估美联储激进加息控制通胀的可能性。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施瓦茨(Bob Schwartz)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会议纪要反映了政策制定者对持续通胀的极大不满。随着最近公布的1月CPI、PPI和进口价格指数依然居高不下,3月美联储将转向更强硬的立场,这一点应该在决议声明中得到更充分披露。

 然而地缘政治因素正在打压加息预期,与短期利率关联密切的2年期美债收益率下破1.47%关口,创去年11月以来最大周跌幅。2年期与10年期美债息差缩小至46个基点以下,避险情绪有所升温。

 疫情影响也是美联储政策评估的重要方向。由于奥密克戎毒株传播,多家机构大幅下调了今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最新公布的美国咨商会领先经济指标指数回落0.3%,为近一年来首次下跌,显示年初商业活动依然受到供应链、疫情等因素的干扰。

 复杂的经济环境让美联储政策选择面临考验。虽然鹰派委员、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多次对加息50个基点持赞成态度,不少官员对此持谨慎态度。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的观点颇有代表性, “历史告诉我们,在美联储的政策中,突然而激进的行动实际上可能会对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的增长和价格稳定产生不稳定的影响。”戴利倾向于在3月份加息25个基点,然后观察下一次加息的最佳时间点。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本周将有五位地方联储主席和两位美联储理事发表讲话,随着3月政策会议窗口的临近,最新表态将有助于外界评估FOMC内部政策风向的变化。

 施瓦茨告诉记者,现在外界的焦虑是美联储是否准备好采取强硬行动。打击通胀威胁似乎刻不容缓,而战争威胁是另一种破坏性影响,使政策决策面临两难选择。他认为,美联储尚未完全排除50个基点的可能性,具体将取决于后续的经济数据表现。出于打压通胀的政策组合拳的下一步,他认为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的实质性讨论和决定可能将在5月推出。

 以史为鉴,地缘政治对美股影响有限

 有分析师认为,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产生的波动性可能会导致美股在短期内出现更为剧烈的下跌,但以史为鉴,美股往往会相对较快地克服地缘政治冲击。

 券商LPL Financial的首席市场策略师瑞安·德特里克(RyanDetrick)表示,从历史上看,二战后的绝大多数地缘政治事件并没有对美股造成太大影响,损失通常会很快恢复。“我们不能低估关于俄乌冲突的最新新闻对这一地区和可能受影响的人们意味着什么。但从投资的角度,我们需要记住,历史上重大地缘政治事件对美股的影响不大。稳健的经济可以帮助美股抵御很多地缘政治风险。”

 上投摩根指出,市场对美联储加快货币紧缩的步伐虽然戒慎恐惧,但一来早有一定预期,二来相关的利空已部分反映在市场价格中。市场更担忧的还是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地缘政治紧张事件,短期的震荡在所难免;但回顾美股的历史,通常由经济性事件所造成的熊市持续时间较长,如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持续了109周;但由非经济性事件所造成的熊市持续时间较短,如1990年海湾战争期间的熊市仅仅维持了11周,随后就出现反弹,更何况目前相关局势并非完全无可挽回。因此,投资人当下应考虑的或许不是离开市场,而是以更多元化的配置来降低波动风险,着眼中长期的投资价值。

 技术面或加剧波动风险

 但不管如何,新一轮下跌已经让三大股指逼近1月末创下的年内低点,避险情绪令风险资产遭遇抛售潮。成长股再次成为重灾区,截至18日收盘,标普500指数再次逼近修正区间(自高位回撤10%)。行业板块中,信息科技和通信服务板块位居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与榜首能源板块的差距已经扩大至35%。

 囊括苹果、亚马逊、特斯拉等明星科技股的纳指技术面迅速恶化,目前指数较去年11月高位回落近16%,熊市的警报并未解除。同时50日均线向下穿越200日均线,这种“死亡交叉”的走势往往意味着短线调整压力可能会进一步释放。

 随着美联储加息临近,美债收益率涨势对成长股以高现金流贴现的估值体系造成了严重威胁。机构正在调降对科技股的偏好,美银美林最新月度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对科技板块的净配置降至了2006年8月以来的最低,甚至低于两年后的金融危机时期。

 银行、大宗商品等周期性板块成了避风港,同时机构现金水平跃升至5.3%,为2020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美银美林首席策略师哈特内特(Michael Hartnett)表示,全球基金整体股票配置已大幅下降,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客户看好市场前景,远远低于1月的水平。

 花旗认为,由成长股转向价值股的板块轮动将延续。该行股票策略师格罗曼(David Groman)表示,虽然价值型基金连续七周出现资金流入,而成长型基金连续六周出现资金流出,整体流动的规模相对有限。去年,价值型基金的累计流入达到700亿美元,而今年的流入为230亿美元。“最近市场轮换背后的资金流驱动因素仍然相对温和,未来可能会走得更远。”他说。

 高盛上周将标普500指数年末目标点位从5100点下调至4900点,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大幅收紧令股市估值承压。该行进一步警告称,如果通胀率居高不下并促使美联储加息幅度超过当前预期,标普500指数将下跌12%至3900点,而一旦紧缩导致经济陷入衰退,股指甚至可能跌至3600点。不过假如通胀率下降超预期导致加息次数减少,指数有望将反弹至5500点。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师科斯丁(David Kostin)写道,今年的宏观背景要比2021年更具挑战性,从通胀到美联储政策的路径,不确定因素很多。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